行业动态

疫情中西方年轻人的困境与焦虑

2020-09-01 09:48:30

       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全球蔓延,截至8月30日全球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超过2500万例,美国超610万例,其中年轻人的高感染率令人担忧。世界卫生组织欧洲区域办事处主任克卢格20日在哥本哈根召开的视频新闻发布会上说,近一段时间以来欧洲地区新冠确诊病例以日均2.6万例的速度增加,而15至24岁人群感染率已从2月的4.5%上升至7月中旬的15%。克卢格表示,担心年轻人群对保持社交距离等抗疫措施的松懈态度会增加其家人的感染风险。

       但据路透社报道,由于厌倦了封锁隔离措施以及对享受北半球夏天的渴望,一些国家的年轻人再次开始聚集,开派对、烧烤和度假,导致疫情的死灰复燃。世界卫生组织官员日前也恳求年轻人克制自己举办派对的欲望,以防止疫情出现新的集中暴发。世卫组织突发卫生事件主管迈克·瑞安指出:“年轻人也需要认识到自己身上的责任。问问自己:我真的需要去参加那个派对吗?”

“错误引导”让一些年轻人无视疫情

       从疫情在西方国家蔓延的初期,挤满人的室内派对、酒吧和海滩的视频和照片就在网络上广为传播,无视疫情、随心所欲参加派对的年轻人也成了舆论指责的焦点。世卫组织数据显示,与年长者相比,年轻人患新冠肺炎重症的可能性较小,但15至24岁年龄段年轻人的感染比例在约5个月内增长了三倍。这些年轻人虽然大多自身症状较轻,但他们可能会因此轻视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离的规定,造成疫情的大规模传播,高风险人群感染风险也会加大。

       疫情下欧洲年轻人仍然像疫情前那样与朋友会面,法国和西班牙海滨城市的酒吧挤满了年轻人,导致出现新的确诊病例。据媒体报道,柏林的年轻人不顾官方指示和当地严格的公众集会限制,在公园参加狂欢派对。甚至联合国卫生机构总部所在的日内瓦日前也关闭了一些夜总会和歌厅,因为证据显示近一半新增病例来自这些地方。克卢格近日表示,目前欧洲多国确诊病例中年轻人比例增长,反思如何将年轻人纳入防疫中迫在眉睫。瑞安说,年轻人通常不愿将自己和朋友的信息透露给接触追踪调查员。据瑞士媒体报道,在苏黎世一家近期出现确诊病例的夜总会,很多参加派对的人登记了假名字,其中包括“唐老鸭”。

       美国的情况也相似,根据美国疾控中心数据,7月里18至29岁的新冠肺炎感染者占美国全部感染者的27.1%。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说:“和几个月前相比,感染者的平均年龄下降了15岁。”美联社指出,独立日集会、毕业派对、不戴口罩的婚礼和拥挤的酒吧是美国新冠肺炎确诊和死亡病例数居于世界首位的原因。许多美国人拒绝戴口罩以及保持社交距离,称这类预防措施是过度反应或是对个人自由的侵犯。美国马萨诸塞州至少6起聚集性感染与高中毕业聚会、毕业舞会、足球训练营等活动相关。

       VOX新闻网指出:“造成年轻人感染数量剧增的原因也包括混乱的公共卫生信息导致年轻人认为新冠肺炎是‘老年病’,产生对危机的轻视,以及不成熟的重新开放措施。”特朗普政府自疫情暴发以来经常发表与医学专家相左的疫情信息,“年轻人不易感染新冠病毒”就是其中之一。3月份福奇就强调年轻人也有感染新冠肺炎的风险,但到了8月,面对激增的年轻感染者数量,美国政府仍有人坚称“儿童对新冠肺炎几乎免疫”,年轻人不容易感染也不会轻易传染给他人。美国政府为了开放学校,一再渲染“年轻人感染新冠肺炎概率低”的观点。从“不用戴口罩”到“消毒剂疗法”,一系列反智言论,显然给年轻人造成了极大的影响,误导了他们对疫情的认知。

如何改变认知仍是难题

       年轻人带来的疫情传播风险近来引起了各地政府、卫生部门和科学家的重视,他们纷纷发声警告年轻人不要参加或举办室内聚会,伤害自己的祖父母。此外,很多普通群众也在尝试通过各种途径警告本国的年轻人遵守防疫规定。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报道,一名21岁的青年因和朋友外出导致全家确诊新冠肺炎。他的父亲出院后和妻子泽米特一起恳求年轻人严肃对待疫情。泽米特在接受采访时说:“年轻人不明白这件事,他们不在乎也不思考。我的儿子坚持了一段时间,但当隔离限制解除后,他就决定要和朋友们出去玩。”BuzzFeed新闻网报道,23岁的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卡里姆·萨勒曼用TikTok记录自己住院治疗的过程,让大家认识到疫情不是玩笑,只有遵守防疫规定才能战胜它。《每日邮报》报道,澳大利亚墨尔本24岁的护士丹·柯林斯在照顾老年患者后感染新冠肺炎,他通过讲述自己的症状警告年轻人这个疾病并不是“老人病”。

       然而这些警告是否能够改变年轻人对疫情的认识还很难判断。牛津大学路透新闻研究学院的一项研究表明,年轻人在对待新闻的核心态度上和年长者有很大不同。新闻对年轻人来说首先是利己主义的,他们更加关注对自己有用的、感兴趣的和好玩的新闻,重要的是新闻能为他们个人做些什么而不是对社会有什么用。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报道,堪培拉大学传播学教授朴素拉指出,因为疫情初期“新冠肺炎是老年疾病”这一信息的传播导致部分澳大利亚年轻人认为疫情离自己很远,觉得政府和媒体发布的疫情信息不可信,是在夸大其词。朴素拉说:“即使是现在,很多人也认为只有老年人才会感染新冠病毒。”年轻人不会刻意去找新闻,通常只是在社交媒体上随机浏览,因此健康部门传统的媒体发布会形式的信息发布并不受年轻人欢迎。此外,由于接受了比平时更多的负面信息,年轻人也会出于心理原因回避疫情新闻。

       实际上,研究发现,澳大利亚年轻人虽然不喜欢传统媒体,但比老年人更常浏览世卫组织网站以及一些特定专家的言论,然而显然这些权威科学信息的影响力是有限的。哥伦比亚大学流行病学家瓦法阿·萨德尔表示,让年轻人严肃看待自身在防疫中角色的最好方法就是放大合适的声音,“要找到他们愿意追随模仿的人来吸引注意力,而不是仅通过传统的公共卫生渠道发布信息”。

疫情下青年承担过重心理压力

       虽然疫情下忍不住社交的年轻人被指责为自私任性、不负责任、意志力弱,甚至被调侃“美国最伟大的一代人从大萧条和二战中幸存下来,而今天的年轻人只是被要求在家看电视都做不到”。但有研究指出,社交是年轻人的本能,社交孤立对年轻人心理带来的损伤要高于年长者。美国疾控中心5月进行的一项研究显示,近一半18至29岁的受访者表示曾感到过焦虑症和抑郁症的症状,这一比例远高于其他年龄段的受访者。

       《华尔街日报》报道,科学家指出年轻人离开家庭与外界进行沟通是成长过程中形成自我认知的必要过程,对于其大脑发育、心理健康也十分重要,探索对他们来说是一项神经生物学任务。研究显示成长期年轻人的大脑在生物学上就倾向于做出冲动的、追求新体验的决定。疫情下孤独的年轻人不能通过学校来满足社交需求或寻求心理疏导,因此才更倾向于忽视防疫规定。

       此外,英国的一项调查显示,许多年轻人认为疫情限制了自己未来的选择,担心自己今后的教育、就业以及住房。彭博社也指出,美国四分之一的25岁以下年轻人在今年春天失业,这不仅让他们失去了医疗保障,还失去了工作带来的使命感和归属感。英国皇家公共卫生协会指出,25岁以下年轻人工作的岗位很大概率在疫情下被关闭,重新开放后对个人健康的担忧也会增加他们的焦虑,呼吁大家关心年轻人在疫情下的心理健康。(本报记者 杨逸夫)

 

康宝集团订阅号

Service Hotline
客服热线:400-100-5625

本公司产品为膳食补充剂,不能代替药物使用

COPYTRIGHT  ©right  www.eastjk.com 江西康宝医药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赣ICP备14005688号-1